广东近千名新消防员入队报到

广东近千名新消防员入队报到

近千名新队员加入广东消防。

北大的同学里有不少是城市同学的,见识和眼界都比他广,他们卧谈会时讨论哲学,陆步轩根本搭不上话,好强的他第二天一爬起来,就去图书馆借哲学书“补课”,好让自己能尽快融入其他人。

陆步轩抖音上一个18秒的视频51万赞

十年以后,陆步轩被请回母校北京大学做演讲时,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仍旧是:“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的陆步轩,似乎已经对北大学子卖猪肉这件事释然多了,他调侃自己是“最有文化的猪肉佬。”

穷到什么程度呢,小时候的陆步轩每天就只吃两顿,早上玉米粥,中午玉米粥就面条,晚上不吃饭扛过去;初中离家远住校,每周他回家拿一次烘干的馒头,到学校泡稀饭或者白开水就着吃,能撑一个星期。

陆步轩用“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形容到北京时的心情,他还专门去天安门拍了张照片,和家书一起寄回家去了。

只是,这种骄傲很快被“自卑”取代了。

一晃就是30年,随着时间,命运也跟着浮浮沉沉,曾经的及冠少年,如今已年过半百,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陆步轩的故事,就像这个故事并不是一句“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就能概括得了的。

过去,陆步轩是北大第一位卖猪肉的,对于“屠夫”这个身份,他都是会回避的,认为自己给母校丢了脸;

至今,陆步轩仍旧能记得8月28号那天,他拿着北京大学的通知书,启程去北京,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出远门,父亲搀着奶奶在他身后送了好久好久,才转身离开。

1966年,陆步轩出生在陕西省长安县东部一个小村子里,家里几代都是耕田种地的,父母文化水平都不高,小学时母亲因为意外去世,让本身就贫穷的家里处境更艰难了。

陆步轩则不会逃课,他每天除了上课,去图书馆看书外,最喜欢就是去听各种讲座。

今年11月,《北大屠夫20年后还在卖猪肉:年销售额18亿》的新闻连续两天上了新闻热搜。

接下来的一年,陆步轩全凭自学,没日没夜地拼命,眼睛一睁就学习,困得不行就闭上眼睛睡会儿,夏天小村子里蚊虫遍地都是,用不起蚊香只能点蒿草驱蚊,热得满身汗,烟又熏人,这种条件陆步轩依旧在用功。

他在抖音上发布的第一个短视频里说,“我曾被政府招去做了12年的公务员,之后辞去公职,重新回到肉案,希望利用有限时间,做好猪肉这篇大文章。”

考上北大,当屠夫,出名,是陆步轩像过山车一样起伏的前半生绕不开的三个转折点。

对陆步轩来说,上学就是为了能够改一改自己的“穷”命,那时大学都是统招统分,只要能考上大学,一毕业就是吃公家粮的人了。

天气不好,馒头霉了馊了,还是忍着吃下去,穷啊,没办法,不然只有饿肚子。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张丹羊 通讯员粤消宣摄影报道)前日,2019年第二批新招录消防员入营欢迎仪式在位于广州市花都区的广东省消防救援总队培训基地举行。来自全省各地市支队的近千名新入职消防员胸前佩戴大红花,带着父母亲人的祝愿和对消防生涯的美好憧憬踏入总队培训基地营区,为这片“火焰蓝”方阵注入新鲜血液。

那时的陆步轩想着,这就到底了,这辈子不会比这更差吧?结果他去杀猪卖肉了。

开始有人喊陆步轩“北大屠夫”,这四个字,硬生生成了他心底的刺。

跻着拖鞋、穿着短裤,在小县城里隐瞒学历卖猪肉为生的陆步轩,回想起在踏出北大校门的那一刻,大概怎么都没想过从北京回来后,把人生过成了这样——原想当个文人,却成了屠夫。很少有人多嘴问一句,后来呢?

1985年,陆步轩考了531分,位列陕西省第十四、长安县第一,这一次,他收到的通知书,来自北京大学中文系。

戴着一副眼镜儿,身材微微发福,一笑就能看到被烟和茶染出褐色的门牙,他只拿着扇子说了一段话,就引来51万赞。

2013年陆步轩在北大演讲

30年前,曾经的北大才子混得灰头土脸,干过装修,开过小卖部,甚至专职打过麻将。

乡里乡亲的都说他了不得,是文曲星附体,一向节约的父亲,特意为儿子摆了两天的酒席。

据了解,截至12月23日19时,第二批新招录消防员入队报到工作圆满完成,相关食宿、卫勤、文娱、宣传等保障工作有条不紊进行,为接下来的教育训练工作打下了良好基础。

乍看上去这人也没啥特别的呀,直到瞅到了他的名字,原来,镜头面前的半百老人是那个曾经饱受争议的“北大第一个卖猪肉的”陆步轩。

人只要活着,就一定有后来。但很少有人问一句,后来呢?

大学四年,陆步轩都是在“追赶”,别人说了啥自己不知道的,他就赶紧去学,在北大他基本是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宿舍,饭堂,教室,别的同学偶尔会翘课,就借陆步轩的课堂笔记来看。

“庙堂无作为,肉案写春秋”,即便陆步轩把猪肉案上的事也捣腾出了名堂,即使他给母校北大捐了9个亿,他还是觉得自己是母校历史长卷上不光彩的一笔。

小伙子好强,第一年高考他就考上了西安师专,结果拿到手就把通知书给撕了,“我有个亲戚在国防科技大学读书,他父亲总是跟我父亲炫耀,我不服,坚决要考个更好的学校。”

北大人身上的那种自信,又回来了。

新招录消防员列队走进培训基地大门,欢迎的队伍掌声雷动,锣鼓喧天,队旗招展,气氛热烈,让新队员感受到浓浓的兄弟情、战友爱。欢迎仪式后,各带训骨干引领新消防员入住班房,整理内务,学习规章制度。第一时间开展“一句真诚的问候、帮新入职消防员提一次行李、倒一杯热水、吃好第一餐、给家人打一个报平安电话、洗一个热水澡、为新入职消防员铺一次床铺、叠一次被子、写上一封家信、谈好一次心”等“十个一”暖心活动,使新消防员在入队之处便感受到家的温暖、队友的情谊。

时光退回到16年前,2003年,一则“北大毕业生‘沦落’街头卖猪肉”的新闻报道,将陆步轩推到整个社会跟前,伴随着嘲笑和蔑视,很多人说:“北大毕业还不是照样卖猪肉?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

庙堂无作为,肉案写春秋

最近,抖音上冒出了一位特殊的“网红”。